七真小说网
繁体版

第 101 部分(1/7)

    快捷c作: 按键盘上方向键 ← 或 → 可快速上下翻页 按键盘上的 enter 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 按键盘上方向键 ↑ 可回到本页顶部! 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,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,可使用上方 ”收藏到我的浏览器” 功能 和 ”加入书签” 功能!醯靡还删庥砍觯垡坏桑械溃骸昂俸伲ド任遥ド任遥 焙龅刈プ∷墓馔罚棵偷匾煌Γ豢啥舻拇笕獍糁背褰奘的喉咙深处,灼热的阳精破关冲出,急5嘏缌顺隼础p奘觉得自己好象被一股火焰击中,但是头被紧紧按住,动弹不得,她喘不过气来,几欲晕去,那股阳精竟大半吞入肚中。狂泻过后,李世民将软下来的肉棒抽离玄奘的4剑垦薜暮齑胶凸晖酚凶乓惶躔に肯嘞担煌僖鹤倘蠊娜獍羟岸松辽练9狻p奘整个人瘫软了下来,趴在地上,只蕂抡笳笈ㄗ堑拇5坏腊鬃堑木捍铀旖橇鞒觯傅紊18湓谒难燮ず土成稀?br /

    深夜,玄奘躺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,经过一晚的剧烈运动,身体现在还疲软不堪。想到当晚和唐太宗李世民作的y事,身体产生的那种快感,心里有一种犯罪的感觉。想到明天就要起程前往西土,心中又有一些兴奋。正在迷迷糊糊之时,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(二)

    门被推开后,进来的人白衣淡妆,杏眼瑶鼻,气质高贵,宝相庄严,正是南海观世音菩萨。她走近床前,神情复杂的看着玄奘优美的睡姿,轻声叫到:“金婵子,金婵子。”玄奘正在熟睡,昏昏沉沉的感觉有一个声音从远方传来,她勉强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,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白影站在床前,她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,凝神细看,竟然是观音菩萨,赶紧爬起来向观音拜倒。观音将她扶起来,柔声道:“你明日就要出发。此番西去,前途多艰,为了保你一路平安,我特意……望你好自为之。”玄奘恭敬的听完,再次拜倒称谢,等她抬起头来,观音已经芳踪渺然,屋中直余下淡淡清香和床头一堆物事证明观音来过。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旁,天高云淡。正是数村木落芦花碎,几树枫杨红叶坠。李世民望着玄奘绝世容颜,心中惋惜不已,如此美女,奈何入了佛门,想起昨夜她为自己口jiao,虽然技术生涩,但是她佛门修真的身份却让自己产生一种打破禁忌的快感,想想自己虽然已经有了三宫六院无数佳丽,却没有人让自己有过如此享受。

    他紧紧握住玄奘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:“西天路远,更多虎豹妖魔,圣僧一路保重。”玄奘柔声道:“我走之后,陛下保重身体,切莫再为妖邪所乘。”李世民老脸一红,颇为尴尬的一笑,含混答应:“我会小心,这一去日久年深,山遥路远,切记‘宁恋本乡一捻土,莫爱他乡万两金。’”说完,取过取经文牒,用了通行宝印,又送了化斋的金钵,行路马匹等一应物事。玄奘谢过,转身上路。李世民望着她渐远的背影,想起那晚的种种风流,心中茫然若失。

    玄奘辞别长安,一路饥餐渴饮,夜住晓行,马不停蹄,到了大唐的山河边界。

    由于她有李世民的取经文牒,李世民又下旨地方官员加以照顾,所以路上倒也平平安安,十分顺利。

    这一日,秋深时节,j鸣得早,只好有四更天气。玄奘迎着清霜,看着明月,走了数十里远近,见一山岭,荒林野草,乱石林立,一条小路已经荒废许久。突然一阵腥风刮过,一只斑斓虎抡爪扑来。玄奘脸色大变,旁边响起一声暴喝,一条人影闪电般扑出,迎上猛虎搏斗起来。只见一个猎户打扮的汉子手持钢叉,叱喝连连,身手敏捷,与猛虎战在一处。他两个斗了有近一个时辰,汉子窥准一个破绽,一叉搠出,将老虎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边玄奘与那猎户通名报姓,谢过救命之恩。原来那猎户姓刘,与妻母居住在山中,打猎为生,听说玄奘要西天取经,他豪爽的笑道:“你既是唐朝来的,与我都是乡里。此间还是大唐的地界,我也是唐朝的百姓,我和你是一国之人。

    家母平时也吃斋信佛,你跟我来,到我舍下歇马,给家母讲讲经,明朝我送你上路。“玄奘闻言,满心欢喜,谢了伯钦,牵马随行。

    深夜,山中格外清冷,寒夜露重,玄奘想到马上就要离开唐朝国境,竟有些睡不着,起来到院落中散步。刚走了两圈,听到主人房中有些异声传来,似是有人在低声喘息叹气。她有些好奇,就寻声而去。到了跟前,原来那阵阵喘息声是从刘猎户屋中传来。玄奘忍不住扒在破旧的窗边,借着月光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屋中破旧的木床上,刘猎户和他妻子健壮、结实的身躯紧紧jiao缠在一起,剧烈的运动着。刘猎户两手抓着刘妻的茹房,正一次又一次地用yang具挺进她花瓣的深处,一丝不挂的刘妻,晕红着双颊,双手死死搂住刘猎户的粗腰,忘情的享受丈夫的r棒带来的冲击。只见刘妻随着r棒进出的节奏,左右摇摆着丰润的臀部,使j巴不断摩擦着r壁,早已充血发硬的茹头像中年妇人般的呈暗红色。

    “哼┅┅里面痒死了┅┅啊┅┅喔┅┅太舒服了┅┅啊┅┅亲哥哥┅┅再快一点┅┅喔┅┅喔┅┅”刘妻忍不住快感的冲击,低声嘶叫起来。r棒撞在花心上的砰砰的声音混合着汗水y水涌出飞溅的汩汩声,在寂静的夜色中听起来格外y荡。

    “好爽……干死你,臭婆娘,美不美啊,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喔┅┅美死了┅┅用力干啊┅┅喔┅┅”听着屋内刘猎户夫妇的y声浪语,玄奘脸红耳赤,心头如同有一头小鹿般狂跳不止,全身不停的颤抖。眼见得屋内床上大战愈来愈激烈,玄奘明知不对,却舍不得挪开步子。她手臂碰了一下自己的胸部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