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真小说网
繁体版

第一千零三十章 金属兽(1/2)

    韩立身形在跨过金色光幕的瞬间,就被一股强烈的法则之力禁锢,整个人周身上下都被金色丝线所缠绕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整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悬在了高空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双目下瞥,就见身下竟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茂密山林,看起来不过数百里之广,边缘被灰色浓雾所包裹,显然是一处小型秘境。

    山林之中,林木茂密,隐约能够看到一条条青石铺就的羊肠小道,蜿蜒扭曲地穿过层层密林,一直通往深处的一座金色院落。

    “好浓郁的时间法则之力!”韩立收回视线,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缠绕着的金色丝线,忍不住赞叹道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真言宝轮禁锢住了一般,只是他的思维并不受影响,反倒是身躯被那些锋锐无比的金色丝线切割着,虽未破溃,却也觉得分外疼痛。

    他正思量间,神色忽然微微一变,就看到远处的山林之中,忽然升起阵阵烟尘,两道巨大的金色身影,竟是一路摧林毁木朝着他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韩立仔细一看,便发现是两只浑身金黄,好似金汁浇筑一样的巨大猛虎,其两肋生有两道金色羽翅,只是相对于其巨大体型,显得有些太小,并不能直接扇动飞行。

    而随着其不断前冲,两道金色羽翅连续挥舞之下,那巨兽的身躯竟是一点点离地而起,朝着这边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金属兽?”

    韩立心念一动,喃喃自语道。

    这种异兽虽称之为兽,但实则全身皆由至真至纯的金属性元气凝聚而成,在这片金源山脉中更是如鱼得水,极为难缠。

    思量间,其体内真言宝轮立即逆转起来,周身时间法则之力波动开始荡漾而出,尝试着与缠绕在他身上的金色丝线达到某种平衡。

    随着其体内时间法则之力的不断涌出,那些缠绕在他身上的一根根金色丝线,开始自行解放开来,但速度却始终不快。

    仅仅十数息后,韩立身上捆缚着的金色丝线还有数百根之多,而那两只状若巨虎的金属兽,却已经冲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两只金属兽方一近身,立即张开血盆大口,分别朝着他的头颅和腰身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其口中尖利金齿上凝聚着一道道金光,当中传来阵阵锋锐无比的金属性元气,令韩立都感到有些暗自心惊。

    眼见其巨口就要咬中韩立的时候,其身上忽然火光一现,随之响起一声响亮清鸣。

    只见一只银色火鸟从其肩头猛地展翅扑出,瞬间化作一头银焰巨鸟,双翅烈焰熊熊燃烧着,撞击向了两只金属兽。

    “轰”“轰”两声爆鸣响起,大片银色火星飞溅。

    两只金属兽迎面遭受重击,被精炎火鸟的羽翅揽着,强压着飞落回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两兽一声咆哮,全都张着血盆大口,朝着精炎火鸟的翅膀,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呼”的一声响,精炎火鸟已经冲天而起,两道火翼上仍是被撕扯掉了大片火焰。

    那金属兽口中咀嚼几下,竟是丝毫不惧烈焰烧灼,直接将火焰吞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韩立见此,眉头不禁一挑,精炎火鸟的银焰有多厉害,他心里是清楚的,这两头异兽腹内竟然能容此焰,到着实令他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未多看,而是全力催动体内真言宝轮逆转,以时间法则之力与缠绕身外的金色丝线抗衡,将之一点一点地剥离开来。

    精炎火鸟被吞噬掉部分火焰后,不惧反怒,高空之中一展羽翼,猛地俯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就如同一团火焰陨石一样砰然砸落,顿时腾起一片炽烈银焰,将两只金属兽包围,继而烈焰旋转升腾,化作一道火焰龙卷将之淹没其中。

    银焰龙卷直接九天,旋转带起的飓风助长了火势,使得里面的温度更是暴涨数倍,两只金属兽身处其中,浑身金光熠熠,体表竟然有丝丝缕缕淡金色的雾气蒸腾而出。

    韩立瞥见这一幕,忽记起那金属兽大都为金属性元气凝聚而生,这蒸腾而出的雾气,多半也就是如此元气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声嘶吼突然传来,那两只金属兽在银焰龙卷当中来回奔跑了片刻,竟是朝着彼此迎头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重响!

    两只金属兽头颅重重撞击在了一起,一片刺目金光骤然一闪,便自其额头处横扫开来,当中裹挟着令人生畏锋锐之力,瞬间切割开了周围的银焰。

    两只金属兽左右一冲,皆是脱离了银焰控制,奔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银焰火鸟被一斩为二,两片火焰立即涌向一起,试图重新融合,但两者之间却始终有一层金光阻隔,竟是无法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脱离控制的金属兽,没有去理会精炎火鸟,而是四蹄狂奔着冲天而起,张着血盆大口,再次直奔韩立而来。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韩立,已经挣脱了那些金色丝线的束缚,双目一凝之下,虚空之中朝前猛地跨出一步,左右两臂同时一振,运转起大力金刚诀神通,朝着两只金属兽就砸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片星辰光芒自其双臂亮起,两只硕大的拳头上更是弥漫着一层晶光,分别砸落在两只金属兽的额头之上,立即响起“铿铿”两声巨响。

    高空之中,两团气劲呈环形炸裂开来,两只金属兽如同遭到山岳重压,比直朝着地面摔落而下,直砸得整片大地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韩立飞身而下,先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